论日本动画电影《怪物之子》

原来眼前这个看来武功高强、狂妄自大的家伙,居然跟自己一样只是个没人要的大孩子;这一老一小,都是拿着强撑起来的凶悍面目,遮掩心中的孤单、恐惧。怪物(妖怪)的孩子是个人类。或许你会以为,《怪物之子(バケモノの子) 》这部电影会讨论同种、异类间的认同问题,或是霸凌乃至于一般大众排挤「非我族类」的常见现象,但如果这片子是这样就太没趣味了:与众不同并不会让你孤单,而是忘了在你的身边,永远都有可以对你伸出双手的人。

摆荡在两个世界中间

悲惨小孩的身世,永远是最容易发挥也最牵动人心的故事。九岁的莲跟在早已离异父母的母亲身边,偏偏母亲又车祸去世了。找不到失去踪影的父亲,倔强的莲感受到自己前所未有的孤单,不愿跟着母亲一族离开而逃家,误打误撞地从涩谷的小巷进入了妖怪聚集的涩元街。涩元街的宗师要退休了,继任者的武斗赛将要开打,一心想要跟猪王山斗的熊彻,为了符合规定,误打误撞跟莲凑在一起成了师徒,还给傲娇的莲取了「九太」这个名字。

九太一开始其实根本不想当熊彻的徒弟,只是顺势接受了面恶心善的熊彻收留他的好意而已,然而,直到一次市集中的械斗,九太才发现整个涩元街的民众,没有一个支持熊彻:原来眼前这个看来武功高强、狂妄自大的家伙,居然跟自己一样只是个没人要的大孩子;这一老一小,都是拿着强撑起来的凶悍面目,遮掩心中的孤单、恐惧。

时间一晃就过去八年,九太不但已是17岁充满著青春能量的青年,还在无意中又回到了人类世界。他拾起久未碰触的书本,看着小时候家里有的文学名著《白鲸记》,碰到了年龄相仿的女高中生枫,最后还找到了失散多年的父亲。他的人生再一次面临抉择:就这样去跟着父亲,或是回到涩元街去?不对,是回来跟着父亲,或是回去涩元街……到底哪里才是他的归属?只不过时间可不容许他慢慢想,一场危害著两个世界的危机已经近在眼前,九太不能迟疑,只能靠着众人给予的归属感,勇敢向前。

努力的勇气

三段话其实没有办法将近两小时、时间轴前后共九年的电影故事说清楚。莲因为孤单而离开人类进入妖怪的世界,那人来人往、繁华如此的涩谷大马路口却是最能突显人与人之间竟是如此疏离的景象;九太因为不再孤单,重回到他初次生长的地方,而这样一段转折,却是在周遭几乎全是异类的环境中产生。看起来是如此地嘲讽,却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很广大,你能够不孤单,你能够找到跟你心灵契合的亲友,不论他跟你相差多少长相、年龄、背景、距离。

孤单的人,会彼此靠近:熊彻与九太,枫与莲。一开始或许只是相互取暖,但之后就会变成相互依赖,有了羁绊,再难分开。依赖与羁绊不但不是坏事,还是你我一生之必需。孤单让你害怕,纵使你已经没有什么能再失去;孤单让你恐惧,仿佛世界已经到了尽头。然而,朋友也好,家人也好,素昧平生也好,那一点点依赖,就可以成为继续努力下去的勇气,因为你知道,有人正关心着你,你的心灵不再空虚,幸福满溢。

熊彻与九太就像一对欢喜冤家,虽是师徒,但特长互补、相互依赖,到最后到底谁是师谁是徒根本分不出来了。他们一路斗嘴吵架,却是最无法放下对方的人,打是情、骂是爱,这强烈对比套用在他们身上十分贴切。因此我们才能体谅当熊彻被暗算的那一刻,九太的忿怒其实是包含了多少悲伤,我们也才能感受熊彻为了帮助九太、表面上成了神实则是永恒的禁锢,究竟是多大的牺牲。

这努力的勇气,力量是如此强大,在你目前的人生中,是否也曾经历过这个过程呢?每天累积的一点胆怯与怠惰,就会渐渐消磨掉想要去努力的想法。然而绝对不要放弃想要握在自己手中的那些,因为你其实无法想像那种失去了希望与目标的岁月是如何侵蚀着你的心灵;而当时光稍纵即逝时,回头一看来时路,竟有如平坦的水泥路般灰白而空白著,少了属于你的灿烂色彩,你恐怕很难相信这会让你感到人生有多么孤单。所以,就让我们带着努力的勇气,像九太/莲一样,勇敢地踏出步伐,追寻着自己想要的人生吧!

老人不是只能推坑

其实熊彻这个角色还有一个特殊性,一般来说很少见到。的确,不分任何国家或社会,年轻世代往往都是扮演着改革的角色,直到他们老了为止,主动交棒给新的新世代,或是被新的新世代给取代,我们也常可以听到一个说法「未来就靠你们了」。好,未来交给新世代了,那老一代要做什么?还是活着不是?所以是退休了?或是退缩了?退到沙发里当马铃薯了?

难道说,说了这样一句话,就可以没有责任了吗?还是说,因为做得不好,或是要有礼貌让贤,就可以这么轻松地推坑?逃避责任也好,失败主义也好,让年轻人承担责任自己却置身事外,只不过是让一代又一代的人不断犯下相同的错误而已,想要的改革与进步,能有多少?

于是,我们经常在很多动画或电影中可以看到类似铺陈:在面对困局解决问题的最后Happy Ending中老人都消失了,只有几个少男少女拯救了世界。年轻人有身材、有美貌,本来就是戏剧的主角与阅听人幻想的焦点,当然是轮不到老一辈抢镜头的,而我们也似乎就这样被洗了脑,觉得老一辈就是没用的垃圾,丢到山里饿死就可以了。相比于九太来说是老一辈的熊彻,这次发挥了功用。虽然只是以助攻的方式让九太完成了任务,但是这样便以足够,而且也没有抢戏、观众的幻梦也没有破灭。

这是多么美好的设定,自编自导的细田守或许就是意识到自己也已经是「老一辈」而觉得不甘心吧?

一郎彦的错是谁造成的?

整个电影中,一郎彦的成长转变虽然是很合情合理的,但是仍令人感到些许讶异与叹息。但值得探究的是,造成这样的结果,是因为有谁做错了事吗?难道说错在一开始不让他自生自灭吗?错在七早八早没有告诉他事实让他无法承受吗?错在猪王山对自己太有信心?还是错在,我们都以为「这样做对他最好」?

每个人都是独立个体,我们或许能引导,但是无法真正左右其他人的思想;如果他正走在一个你不想看到的道路,那可不是你想扭回来就能成功的,别忘了,你说什么他不会照单全收,更可怕的是,你没有办法每分每秒都盯着他,知道他的每一个想法。就此推论下去,你是否会同意,孩子能平平安安长大、好好照顾好自己又能对社会有些贡献,其实是一种好运气的结果?

如果你同意这样的推论,再回头看看北捷随机杀人的郑捷,那种被害人的家属乃至社会中其他人迁怒到郑捷父母的说法,你能接受?

人物背后的动人声优们

事前没做什么功课的情形下,看到片尾名单真是惊讶处处。什么!熊彻声优是役所广司!根本听不出来啊,但是真的活灵活现表达了熊彻的个性;少年的九太是宫﨑葵,可以听出她刻意压低嗓子后的个人特色,跟之前在《笃姬》中的某些严肃讲话时有一点点像;青年九太是染谷将太,之前还看过他演出的《寄生兽》;多多良则是大泉洋,目前 NHK 正在播的大河剧《真田丸》,他饰演主角真田幸村的哥哥真田信幸;

猪王山的山路和弘,之前在《军师官兵卫》里饰演安国寺惠琼;青年一郎彦的宫野真守是声优圈多产艺人,代表作是《死亡笔记本》的夜神月与《樱兰高校男公关部》的须王环;而宗师的来头更大,他是日本演艺圈很资深演员兼导演的津川雅彦,回想起来宗师那个装可爱的声音真的就是他某些剧里演出的调调。

720P / 日语中字 / 磁力链接:magnet:?xt=urn:btih:15C806AFDB664E2CC4DA106EB43C4BBC6DDBC95A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分享广大宅男福利爱好的小站—福利客|爱购小镇导航 » 论日本动画电影《怪物之子》

赞 (0)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